延安市吳起縣高中校園猥褻案再曝新進展,7名高二女生持刀威逼5名學妹脫光衣服集體猥褻,在領頭的兩名女生中,一人銀行卡裡有120萬元,另一人卡裡有80萬元,據稱這些錢是一些老闆給的,欲通過她們找女生“賣處”給一些官員,以便跟官員拉關係、攬工程。(1月7日《法治周末》)
  今早起床,看到朋友轉這條新聞,我在轉發時寫下了四個字:“喪盡天良”!這個“喪盡天良”不只是罵這懵懵懂懂施暴的7名學生,而是指她們背後的黑手——拉關係、攬工程的老闆,尤其是用權力攫取處女、享受淫樂的可惡官員。上班後,我在新聞網上找到這條新聞重看,陷入了深深沉思,如果這些可惡的官員逍遙法外,得不到嚴懲,就無法遏制這種惡行。
  兩個領頭的女生擁有的兩筆巨款,應是付給她們介紹女生“賣處”的酬金,或者是預付的定金。也正因為如此的“高額利潤”,使得這7名女生喪心病狂,慘無人道,甘當打手,脅迫學妹賣處而進入痛苦的深淵。沒想到她們對學妹下手如此狠毒,經司法鑒定,受害學生中有兩名屬輕微傷,兩名屬輕傷二級。
  另一方面,這些人為何熱衷於買處?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老闆花巨款為官員買處,是利用色來交易,從而獲取暴利。而官員享受處女,是迷信於“見紅”能紅運當頭,官運亨通,一路順風,於是做出了種種令人髮指的禽獸不如的勾當。其實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,比如貴州習水多名官員嫖宿幼女;河南省尉氏縣“水立方”商務會所發生了多起強迫中學生賣淫案件,參與者多是官員和商人;新疆一名教育局的官員性侵10名幼女,都是為了所謂的“見紅”。這種惡劣的行徑接二連三的發生,一是得不到嚴厲的懲罰,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規定,對犯有強姦婦女、幼女罪,情節惡劣的可處以最高刑罰無期徒刑或者死刑,但這些官員卻往往是重罪輕判,從而缺失震懾力。案發後,有涉案官員被調走和免職,有的老闆跑了。這說明當地並沒有對這些官員進行嚴懲,而是讓他們逍遙法外。
  報道說,“那些高二女生‘驗貨’的標準很高,看臉蛋長得是否漂亮、是不是處女、腿是不是修長等。”她們驗後,到當地一家高級酒店里還要驗,這酒店還專門設有“檢處房”,用來檢查找來的女生是不是處女,然後再送給需要的官員。可見,當地“賣處買處”的犯罪市場是多麼猖獗!
  去年10月,吳起縣高中的這7名高二女生除一名因作案時未滿16周歲,不予刑事處罰,其餘的6名吳起縣檢察院以涉嫌強制侮辱婦女罪被逮捕。之後涉嫌引誘、容留、介紹賣淫的縣人大代表、廟溝鄉樓坊掌村的村主任齊景濤(音)已經被拘留。那麼,對用權力攫取處女,享受淫樂的官員決不能調走或免職了事,應依法嚴加懲處,對於始作俑者的老闆更要嚴懲不怠,即使跑了,也要通緝抓回來。
  其實偵破這樣的案子並不難,拉皮條的掮客齊景濤已被抓,還有酒店有“檢處房”,有交易的場所……這些都留下了證據,只要深挖,就能挖出這些色魔。只有嚴懲,才能震懾那些用權力攫取處女的色魔官員。
  文/洪巧俊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要讓“用權攫處”的官員得到嚴懲)
創作者介紹

越大鑊

mw48mwpy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